公益性崗位勞動者能否要求用人單位給予經濟補償?
2018-06-22 瀏覽 普通資訊

    【案情簡介】
    劉某于2013年6月1日在XX城市執法大隊單位上班,身份系協勤人員,XX城市執法大隊分別于2014年1月1日、2015年1月1日與劉某簽訂了書面勞動合同,合同期限均為一年。XX城市執法大隊為劉某繳納了2013年10月至2015年8月的養老、失業保險,繳納了2013年6月至2015年8月的工傷保險。2015年9月1日,劉某向XX城市執法大隊提交了書面辭職申請,劉某、XX城市執法大隊均在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上簽字,雙方之間解除了勞動關系。劉某因與XX城市執法大隊之間的勞動爭議向XX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該委員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十二條之規定作出不予受理通知書,劉某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1.判決XX城市執法大隊支付劉某工資800元及經濟補償金200元;2.判決XX城市執法大隊為劉某繳納醫療保險、生育保險、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38.XX城市執法大隊支付劉某加班費2000元。 
    【爭議焦點】 
    公益性崗位勞動者能否要求用人單位給予經濟補償?
    【案例分析】
    法院審理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十二條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及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關部門為安置就業困難人員提供的給予崗位補貼和社會保險補貼的公益性崗位,其勞動合同不適用勞動合同法有關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規定以及支付經濟補償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的解釋》第九十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根據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劉某于2013年6月進入XX城市執法大隊處上班,身份系城市管理協勤人員,2014年1月1日、2015年1月1日年雙方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合同期限均為一年,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2015年9月1日,劉某向XX城市執法大隊提交書面辭職申請,原、XX城市執法大隊均在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上簽字,劉某與XX城市執法大隊之間勞動關系解除。劉某沒有提交證據證明XX城市執法大隊系違法解除與其勞動合同,相反XX城市執法大隊提交的證據能證明系劉某自己提交書面辭職申請,雙方協商解除了勞動關系,故劉某要求XX城市執法大隊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不予支持。劉某在XX城市執法大隊處的工作崗位系公益崗位,按照法律規定,勞動者離開公益崗位后是不能享受經濟補償待遇,故,XX城市執法大隊也不應支付劉某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九條規定“勞動者主張加班費的,應當就加班事實的存在承擔舉證責任。但勞動者有證據證明,用人單位掌握加班事實存在的證據,用人單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不利后果。”劉某主張加班費、未休年休假的工資和法定節假日工資、XX城市執法大隊是否違反試用期工資差額的賠償金及2015年8月的工資差額800元應承擔舉證責任,劉某在舉證期間未提交證據證明其主張的以上事實,故不予支持。

如果文章、文字、圖片有任何問題,請聯系我公司刪除,謝謝!
南国七星彩